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生活

悠悠风来

2019年09月28日 栏目:生活

悠悠风来偶然兴起,没有选择坐车回家,而是踏上了那条许久没有走过的路,用自然的方式去感受自然,手里没有赘余之物,走起来自然是非常轻松。冬

悠悠风来

偶然兴起,没有选择坐车回家,而是踏上了那条许久没有走过的路,用自然的方式去感受自然,手里没有赘余之物,走起来自然是非常轻松。冬天把山花绿草都尽皆摧毁,却留下了风,在天地间肆意的往来,纵使我将衣物裹紧,也难逃这冬风的追击,就这样被追了一路,虽然有些许的恼怒,却也无可奈何,人毕竟不能与自然争锋。但回望着北风追起的雪花,许多与风有关的童年记忆、历史兴替又像决堤的洪水涌上了我的心头,不吐不快。

走上这条路,风就从这路边的树丛中吹来,吹来少年们特有的青春风采。在以前,并没有这样精致的柏油路,只有破败的水泥路,我们的脚下是数不清的砂砾和石子,踩上去有些硌脚。然而,正是这样的路,陪伴了我的整个初中时光。那时候已经通了公交车,却与学校的放学时间冲突,同村的孩子们只能结伴而行。整条路是被欢声笑语填满的,啾啾鸟鸣是我们的和声,如果是刚下完雨,还可以听到潺潺的流水声,调皮的男生会停下来,脱掉鞋子挽起裤腿,在水中嬉戏一番,直弄得满身是水才肯罢休。女生们在岸上看着,发出咯咯的笑声,偶尔被溅起的水花打湿衣角,就发出尖叫。

但我印象深的,还是那些骄阳似火的归途上,吹来的悠长而凉爽的风。风一来,就惊动了树叶,惊起了一层层涟漪,也引得众人的一阵欢呼,我们高兴地撒欢,想着用奔跑带起来的气流,延长凉风的时间,从而获得更长时间的愉悦。风就在我们的身边环绕,和我们一起奔跑,但只要一停下,风就把位置让给了热浪。路边悬崖上的杨树,翠绿的叶子还在接受着凉风的吹拂,在我们看来,真是好生惬意,而我们的脸上的汗珠却落了一地,这风真是让人不可捉摸。原本漫长而无聊的回家之路,就在凉风、流水、鸟鸣的作用下,成为了每个少年生命里、不可复制的回忆。

翻开史书,风又从史书的夹缝里缓缓吹来,每翻动一页,都能感受到历史深处吹拂而来的风,以及风中蕴含着的历史的悠悠的香。汉高祖刘邦被围白登山,在那些难眠的夜里,他感受着塞北朔地的寒风,他也许会想起争雄天下时英姿勃发的豪气,而面对眼前保卫他的将士,他只能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,转瞬就被寒风化作白气,飘散到平城的天空。数年后,当他平定黥布叛乱、回到家乡沛县时,迎着大风高唱那首流传千古的《大风歌》,他心里是否还担忧着他的大汉江山?这沧桑的歌声里,是否也有着千古的无奈呢?

当昭君出塞时,也该路过这里。当她坐在马车上,风吹进车里,吹动了她的凤披霞冠,她有没有撩起窗帘,回望一眼远方的长安?迎亲的队伍是匈奴人,对汉地没有一丝留恋,这千人的队伍里,只有她这一个汉人女子,愁肠百结。世人都夸赞昭君的大义,他们的眼里,也只有大义,却都忘了,昭君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,当她回望故土时,她也会流下泪水。当风声又起,那一滴滚烫的热泪,落在了青青的草地上,生出一朵白色的花,花瓣的方向,朝着南方。每当春天来临,春风就把它的花粉吹向南方,一年一年,无限接近长安,无限接近故事和梦开始的地方,然而昭君永远都不知道了。

吹拂着杜甫的,是夔州风急天高猿啸哀的秋风,是成都草堂那送来细雨的和风,是茅屋为秋风所破的急风,也是天末怀李白的悠悠凉风;吹拂着陆游的,既是那记忆里大散关的劲风,是那个实现不了的铁马秋风大散关的家国英雄梦,也是山阴郊外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,让他写下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的寒风,铁马,秋风,冰河,雄关,早已深深嵌入了他的灵魂,风一吹,就化作了漫天的星辰,在历史的星空中永恒地闪烁。

合上书,把历史之风暂时阻隔。然而历史的风终究成为了现在的风,现在的风又将吹向未来,这风吹散了多少历史的尘埃,又带走了多少的童年回忆,今后又会将我们吹向哪里?我想谁也不知道。刘邦不在了,昭君不在了,杜甫和陆游也不在了,那群嬉戏的孩子们也成了成年人,早就不再嬉戏了。举目四望,真叫人生出一种凄凉之感。风却一直在,就像这回家路上追逐着我的风,穿过了千年的历史,穿过了深邃的山谷,铃声所响处,风声正悠悠。

安阳男科
吉林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
三亚癫痫病医院哪家好
网投平台app京城皮肤医院路线
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路线查询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