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时尚

霸世神尊 第四百一十章 老朋友

2019年10月09日 栏目:时尚

霸世神尊 第四百一十章 老朋友千米之大的崖顶。那冰灵雀幼崽急促的叫声。在猛烈的狂风中。清晰可闻。吡吡。安静的崖顶。突然身后传來

霸世神尊 第四百一十章 老朋友

千米之大的崖顶。那冰灵雀幼崽急促的叫声。在猛烈的狂风中。清晰可闻。

吡吡。

安静的崖顶。突然身后传來了一道道的破空声。几人回头望去。却见身后不时窜上一群武者。

奔上的众人。望着徐寒那护体的气劲。眼中闪过一抹的疑惑。居然连灵海境的武者。都窜了上來。当真是胆大。

可待望见中间的冰灵雀幼崽及那散发浓郁灵气的灵草。眼中皆是一片火热之色。那迎风摇摆的几颗灵草完全将众人的眼光吸引过去。

吼。

刚刚奔上的几人。远处却是突然响起一道巨大的兽吼。听着那熟悉的叫声。场中武者眼中皆是一紧。

对面的巨蛇。蛇眸中也是闪过一丝的恐惧之色。那紫晶独角猿的强大。它可是身有体会。

听着脚下越來越近的咆哮声。场中的武者终于忍不住了。刚刚奔上的武者。却是一声大喝。齐齐朝着那灵草、幼崽奔去。

徐寒几人眼神交汇。浑身灵力缠绕。也是直扑而上。朝着那灵草夺去。

望着正面扑來的武者。巨蛇口中信子一吐。身子却是朝着那冰灵雀的幼崽掠去。

昊空一瞥奔來的毕颉。眼中寒光直掠。一闪身阻在了毕颉众人之前。手中道道漆黑的亮光划过。直刺那奔來的众人。

“狂妄。”看着竟想已一人挡住自己去路的昊空。毕颉口中一声怒喝。手中的七星宝剑一划。一片的剑影迎头罩去。

“我挡住那巨蛇。你们快夺取灵草。”徐寒灵穴之中灵气狂涌而出。望着远处奔來的巨蛇。对着身边的两人。口中急声道。

一只小巧的白虎。翻手间凝于掌中。随着徐寒的一声大喝。白虎迎风见长

。朝着奔來的巨蛇狂踏去。

空中的白虎虽是不能击退那巨蛇。可只要阻挡那么一会。给周小胖两人争取一点的时间即可。

吼。

空中的白虎啸声震天。望着那游來的巨蛇。四肢狂踏而去。周边的武者望着徐寒的一击。眼中皆是震惊之色。

灵海境的实力。施展出的武技。竟是有如此恐怖的威力。实在是太过骇人。

昊空望着空中扑面而來的一大滩星辰。眼中一紧。身前的一片片的细针出现。在昊空的控制下。犹如密密麻麻的雨点。朝着奔來的众人罩去。

空间属性的昊空。其使出的武技。同样的神出鬼沒。毫无规律可言。毕颉轰來的一剑。仿佛被昊空预料般。皆被空中那密集的细针一一碰上。两者相撞消散于空中。

毕颉的一击是被化解了。可身后空中那成片罩來的武技。却是令昊空脸色一变。正当其想朝一边掠去。却见身边奔來两道明亮的剑气。

“挡住他们。”耳边却是传來一道淡淡的声音。却是尹芷婼见昊空不敌。持剑來助。

轰。

尹芷婼战灵的一击。也是不简单。凌厉的剑气划过。对面奔來大部分的武技。皆被接连的两剑斩断。

趁着这一空挡。昊空双手不断舞动。一片片的针雨朝着前方罩去。将对面毕颉手中的武技一一挡下。

轰。

空中的白虎直踏而下。轰在了地上的巨蛇身上。其奔行的身子。却是被阻挡于几米之外。抓住机会的周小胖立马上前。右手猛的一抓。将布于身前的三株灵草拽在手中。

“可恶。”毕颉望着远处已经得手的周小胖。口中怒喝道。

身后奔來的武者。望着场中的情景。沒有一丝的犹豫。手中一道道凌厉的武技。直朝着徐寒几人轰去。

“快退。”徐寒看着轰破白虎奔來的巨蛇。口中一横狂喝。巨大雷拳已是脱手而出。

周小胖回身一望。看着身后空中卷來的武技。心中大惊。立马急退。眼中却是略带可惜的望着稍微远点的两株灵草。

瞬间的时间。合力夺得三颗灵草的徐寒几人却是朝着一边闪去。如今要是还留在中间。肯定是众多武者合力攻击的目标。

巨蛇似乎只是为了那灵兽的幼崽而來。见其余的两只还缩在巢穴之中。眼中凶光大盛。舍了徐寒直窜而去。

一剑挥出的毕颉。望着急退而出的昊空两人。眼中闪过一抹怒色。只得朝着场中的冰灵雀幼崽抓去。

轰。

突然间整个山崖一阵晃动。紧接着一道巨大的吼声从下方传來。崖上的众人心中都是一惊。那追出去的紫晶独角猿却是回來了。

“给我拦住他们。”毕颉望着身后扑來的一群武者。口中爆喝道。眼光却是紧紧的注视着对面跟自己同样目地的巨蛇。

奔上的武者望着那一个个身着黑色劲装的武者。眼中闪过一丝犹豫。显然是认出了这些武者的身份。可还是手中道道的武技轰去。灵物、灵兽面前。谁还管你这些。

三只冰灵雀的幼崽。已被其吞下一只。要是在被其抓住机会。恐怕一只都不会给自己留下。

汹涌的灵气至灵海中奔出。毕颉口中一声怒喝。手中的七星剑上斑斓的星光直扑而去。奔來的巨蛇不知那剑气的厉害。巨大的尾巴横扫而來。直卷中间的幼崽。

嗷。

一道巨大的痛嗷。毕颉的一击轰在巨蛇的尾部。直接将那巨大的尾巴射成了筛子。可疼痛的灵蛇还是卷走了一只幼崽。

欺身而上的毕颉望着场中的幼崽。眼中闪过一抹喜色。正待伸手抓去。却感身后一道凌厉的武技轰來。

“该死。”看着一边眼带嘲笑的徐寒。毕颉口中一声暗骂。却是在后背布满灵力。双手朝着场中幼崽抓去。意欲硬抗徐寒的一击。

轰。

徐寒的一击也是沒有那么简单。抓住幼崽的毕颉被一把轰飞。可身在空中的毕颉还是摄走了一颗灵草。

身后步上的武者。看着才一会的时间。就被瓜分只剩一颗灵草的情景。眼中满是急色。齐齐朝着冰灵雀的巢穴之中奔去。

口中痛嚎的灵蛇。眼带仇恨的目光。一瞥那落地的毕颉。血淋淋的尾巴将裹在其中的幼崽朝着口中送去。

灵蛇巨口张开。才堪堪靠近的尾巴。却是被崖下突然伸出布满紫色毛发的巨掌抓住。随即一张满是愤怒的脸颊伸了出來。正是愤怒赶來的紫晶独角猿。

吼。

感觉着身后熟悉的气息。灵蛇口中发出一道急促的叫声。可伤痕累累的尾巴却根本就动不了丝毫。缠在其中的幼崽也是掉在了地上。

“快走。那紫晶独角猿上來了。”昊空望着愤怒、咆哮攀上的紫晶独角猿。口中低声道。

站于崖边的紫晶独角猿。抓着灵蛇的尾巴。仰天咆哮。随即朝空中一舞。狠狠的将灵蛇摔在崖壁之上。鲜红的血液洒满了天空。随即染红了整个崖面。灵蛇的惨叫之声不绝于耳。

嘶。

奔向灵草的武者。望着霸气的紫晶独角猿。眼中惊骇。可看着近在咫尺的灵草。心中不甘。仍是奔了上去。

紫晶独角猿左手一探。直接在灵蛇的肚下破开。掏出一个血淋淋的蛇胆。一口吞下。随即将手中无力垂下的灵蛇甩下了山崖。

不知何时出现在徐寒肩上的紫羽。望着那空中落下的灵蛇。口中一声招呼竟是直窜了过去。

瞥见场中剩下的一颗灵草。紫晶独角猿狂踏而去。经过地上那幸存的冰灵雀幼崽时。却是随手将其抓起。活生生的塞了口中。

“走。”望着暴怒而來的紫晶独角猿。毕颉收起手中的冰灵雀幼崽。恨恨的望了眼一边退去的徐寒几人。率先朝着崖下而去。

“老大。只得到三颗。”周小胖将手中的灵草拿出。对着徐寒口中低声道。

“算了。收获还不错。我们走。”眼带可惜之色的望着被紫晶独角猿吞下的冰灵雀幼崽。徐寒一声呼喝。朝着山崖之下奔去。

轰。

几人刚是跃下。崖山却是响起了道道咆哮之声。接着武者的惨叫之声联袂而至。

随着凄厉的惨叫之声。上方却是一道道身影被甩下。崖上的众人终于发觉了与那灵兽的差距。再也不管那场中的一颗灵草。直跃崖下而來。

徐寒几人飞跃而下。待靠近那山崖之下时。却是从底下传來了一道道武者的吆喝之声。几人心中疑惑。立马加速朝下奔去。

难道那紫晶独角猿上來的时候。沒有将地下的武者都击杀。

透过浓浓的白雾。只见崖底之下。一袭白色的身影于众人之中大杀四方。一颗晶莹散发着寒气的精魂立在远处。居然是那冰灵雀的精魂。还沒有被武者夺得。

“哈哈哈我的攻击可是沒有那么简单。都给我去死吧。”

远远的一道狂傲的嚣张之声传來。徐寒听着那熟悉的声音。眼中闪过一抹疑色。不由的朝着一边的昊空望去。正见其也望來。一抹奇怪之色却是在眼中划过。

随着不断的靠近。身下却是一股股寒气逼來。徐寒更是确定了心中想法。想來定是那人无疑了。

几人飞跃而下。正好望见那白色的身影将冰灵雀的精魂拾起。武者感觉着身后传來的动静。转身望去。眼中满是惊讶的神色。

成都阳痿医治的医院
哈尔滨看妇科医院那个
昆明好的妇科医院是那家
上饶前列腺增生治医院
郑州白癜风医院在哪里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